logo
logo
 [省局] 首页 > 阅读悦读 > 正文

走在父辈的路上

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nkt8.com 2019-04-16 来源: 宣传教育处
【字体: 默认】  [打印]  [收藏此页]
   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养路工人,一生中凭着几样简单的工具,在并不长的一段路上走完了自己的青春岁月。我出生在道班队里,成长在道班队里,道班工人工作的艰辛与生活的艰难给我留下了很多酸楚的印象,也给我留下很多无比美好的回忆。年少时,不曾出过远门的我对于公路的那一端有着不尽的遐思与无穷的向往。
   如今,我走出了公路的那一端,沿着这个端点不断向前走着,走过父辈们不曾走过的更加美丽的路,跨过父辈们不曾跨过的更加壮观的大桥。一路走着,走到自己有些身心疲惫的时候,我禁不住想回过头去,看一看那当年的路,想一想那当年的养路工人。
   童年的时候,父亲在一个偏远的小道班工作。道班在一个叫者颡的小山村附近,一所由低矮的瓦房建筑组成的简陋小四合院,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。没有电灯,白天是苍山丛中一点黑,夜晚则整个融入到漆黑的世界。也没有自来水,全靠到几百米外去挑。明明有集镇,为什么不驻扎在镇上?这个问题好多年后我才明白,因为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,只能就近驻扎,一切皆以工作为主。
   那时父亲们上班乘的是马车,一车人抖着出门,抖着归来,路远车慢,就只好披星戴月,早出晚归,苦了上班的大人,也饿了我们这些在家的孩子们。有些家庭姊妹多,小的有大的照管,而那时我家,母亲和大哥住在乡下,就父亲和我住在道班里,父亲上班时,我就孤单一人,坐在路旁,期待着马铃铛声响起,盼望着父亲归来。那窜“叮叮铛铛”的铃铛声,成了我唯一喜爱的音乐,常常在睡梦中隐隐而去,又时时在暮色苍茫中悄然而归。
   有时虽心疼我的父亲要带我一同去上班,但我打心底是最高兴的,因为我喜爱坐马车,喜欢马奔跑起来时耳畔生起的呼呼风声,喜欢从车箱底板的缝隙中看那快速扫过的路面,还有路旁那青翠的山色,摇曳在山间那烂漫的野花。
   自那次意外后,父亲便不敢带着我去上班了。依稀记得,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,燥热的气浪让人如蒸似烤,简易油路上的沥青被晒得黑油油的反着亮光,车轮下发出“嗤嗤”的撕扯声,当马车经过集镇时,牛马市场上的很多马,“箫箫”地鸣叫着,而道班养的这皮马一听到同类的呼唤,顿时奔命地要冲进牛马市场去,这可把驾车师傅急坏了,一边把刹车拉死,一边用皮鞭抽打教训着它,那马欲奔不力,欲罢不能,于是像发了疯似的满地跳,结果致一车人翻在公路上,大家满身的沥青,所幸没被马车压住,没被马踩着。那时,父亲紧紧抱着我蹲在水沟里,大把大把地扯树叶帮我檫掉身上的沥青,心疼地问我有没有摔着哪里。
   如今想来,那马车我也是偶尔才坐一次,而父亲他们每天都要坐着去上班,也不知他们摔滚过多少回了。
   父亲们就是这样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坐着这样的马车在路上忙碌着,繁重的劳动使他们消耗了很多体力,营养又跟不上,怎能吃得消啊。那年代,生活是很清苦的,在一个离集镇有五六里路的荒避的道班,什么也买不到,就连肉、菜油、粮食,也都是靠定量供应。当时,想要改善生活,就只能凑赶集日那天到地摊上去吃狗汤锅了,而蔬菜,就各自在道班旁边开荒,自己种。物质生活无疑是艰苦的,但我从没听到父亲叫过苦,他的一言一行,无不给人一种生活的充实和满足感。
   工作之余,他们平时也没什么娱乐。那时没有电视,电影也只是偶尔能看一次,那还得碰对时间到镇上去才能看,那时候有收音机的人家就已经很高档了。而那时我家连收音机都没有,父亲们打发时间的方式就只有看书,或是与大家在院子里聊天。没有电,院子里没有路灯,只有那轮黄橙橙的月亮做照明,陪他们聊,听他们笑,经常要聊到很晚才散。
   生活的艰难会使每个家庭偶尔闹些小矛盾,打打闹闹成了“家庭便饭”。但那是邻里关系很亲切,见哪家有吵闹,就会主动去劝阻、做工作,让他们明白家庭之间需要和睦相处,懂得忍小顾大。而道班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家庭,人情味很浓,哪家有事,大家都会鼎力相助,甚至外面有难,大家也会义不容辞前往相助。有一次,在道班不远处,翻了一辆货车,听到消息后,班上的职工就不约而同地前去救助,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肩上的责任,而且在这荒避的山野里,没有专门的救助机构。还有一次,者颡村子里有一户人家发生火灾,虽无人找他们帮忙,但村里冲天的火光,沸腾的喧闹声,仿佛就是在给他们发讯号,于是大家推着装有水箱的小推车,挑着水桶飞奔村里救火。
   那时虽然设备原始,条件艰苦,但他们甘愿奉献;虽然驻地简陋,生活艰难,但他们自给自足;虽然没什么娱乐设施,精神生活单调,但他们的内心世界确是丰富多彩的。
   如今,三十年过去了,当年那所道班早已拆除,如今它的旧址上全是郁郁葱葱的农作物,当年那些熟悉的面孔大半已消失在茫茫尘世,少有人知道他们姓甚名谁,他们中有的后人又接过他们手中的工具,继续在这平凡的岗位上,走着他们一生都没有走完的路。
   如今,大家住着高高的楼房,过着富裕的生活,可以用各种方式打发消磨闲暇的时光,可以尽情享受现代社会带来的种种乐趣,但这之中,竟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感,是乎缺少些什么东西,是什么呢?我不禁要回过头去看看父辈们走过的路,到那条承载过太多故事的路上去搜寻。我终于知道,那是一种情怀,是一种代代相承,舍小家顾大家的高尚情怀;是一种精神,是艰苦朴素、刻苦奋斗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;是一种责任,是面对困难,舍我其谁的敢于担当的责任感。不忘历史,面向未来,以此来校正自己前进的方向。
   现在的我在管理段工作,与父亲只是岗位不同,但职责是相同的,目标是一致的,我依然踏着父亲当年的足迹在前进,看着脚下这条路,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与自豪。
   这条路是多么的绵长,悠远啊!
(冯勇)
  
【编辑:局办公室】
相关链接
收藏本页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主办: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
政府网站标识码:5200000134